原标题:当中国企业遭遇美国工会,“曹德旺们”想要走出去必须跨过这道坎

玻璃大王曹德旺最近有点烦。

《纽约时报》报道,福耀玻璃集团在美工厂遭工人抵制。随后,国内媒体转载、提炼,事件成热点。

曹德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目前公司情况“一切正常”,只是在国内引发“标题党”式传播。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企业在美投资总额为465亿美元,为2015年的3倍。投资是第一步,站稳脚跟是第二步。

2014年,福耀玻璃集团到美国,花费逾5亿美元,对一座废弃的通用汽车厂进行整修。

正式运营后,有员工指控福耀公司存在“种族歧视”、带薪休假制度不合理,以及忽视员工工作环境安全保障等问题,“在福耀的车间里,已经出现了很大的文化冲突,一些工人质疑该公司是否真的想按照美式监督和美国标准来经营”。

报道称,基于这些问题,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发起了激烈的工会运动。

针对《纽约时报》的报道,曹德旺回应,福耀玻璃今年3月与美国联邦职业安全与卫生署达成和解协议,投资约700万美元用于改善工厂的安全相关问题,罚金也降至10万美元,这些对企业运营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福耀玻璃人力资源总监瓦内蒂表示,该公司并没有为了实现生产目标而牺牲安全,只是“中国人和美国人之间的根本区别在于,中国人偏重速度,美国人喜欢分析事情,从各个角度把它想清楚”。

对于辞退员工事宜,曹德旺认为,《纽约时报》仅引用几名因工作能力被辞退的员工的指控,“不负责任”,“我们在俄亥俄州的工厂没有成立工会,更不存在‘工会危机’”。

曹德旺告诉记者,

不过,有报道称,目前福耀美国工厂正面临着是否接受工人组织工会的问题。

工会,一个独立于雇主之外、由工人自发组织而成的劳工团体。在欧美发达国家,工会已有上百年历史。

工会职责是保护会员利益,向雇主商议薪酬标准、福利、安全和保障等问题。据不完全统计,有工会的企业员工薪资比无工会的同类企业薪资要高出30%。

在美国,“工会惹不起”的说法深入人心。

今年4月,美联航引发的众怒至今仍未“熄火”。

美国市场欢迎海外投资,但是工会是独立的,工人的权利保护意识非常强,且有工会帮忙打官司,外资企业常因此付出高昂代价。

据记者了解,福耀集团所在的俄亥俄州,地处“铁锈地带”,工会势力相当强大,约67万名工人加入工会。

俄亥俄州招商机构高级董事总经理克丽丝蒂·坦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福耀在两年时间内,迅速扩张到2000多名员工。福耀在应对快速扩张过程中的挑战方面相当出色,他们一直在与工人沟通解决问题。”

其实,不仅福耀玻璃遇到这类问题。2014年,金龙精密铜管集团在阿拉巴马州设厂,工厂造价1.2亿美元,为亚拉巴马州威尔科克斯县创造了大约290个就业岗位。

威尔科克斯县是美国十几个最贫困县之一。该公司每年都举办野餐会,招待员工家属,并在感恩节向每位员工赠送一只火鸡。该工厂张贴的一条横幅标语写道:“精品意识藏在心中,规范操作见行动”(You are GD Copper; GD Copperis you; You control OUR future)。

即便如此,该公司与美国员工之间的紧张关系(部分源自文化方面的误解)持续存在,当年年底,工人们要求设立工会。随后,公司采取多重措施安抚员工,包括全体领薪员工都享有一小时的午餐休息时间;计时工午休时间为半小时。

此前,中石油在莫桑比克投资40亿美元,新建了一条天然气输气管道;中国广核集团在非洲国家纳米比亚投建的湖山铀矿项目,也是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绿地投资。

去年6月,英国《金融时报》旗下部门FDI Markets数据显示,根据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公布的2015年数据显示,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学者王碧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绿地投资的优点在于投资阻力小,以美国为例,如果是绿地投资,便不用受到美国CFIUS的审核。缺点是,对于企业要求比较高,相对于并购,绿地投资企业需要企业去选址、建立生产线、招聘,对企业各方面能力要求较高。如果是并购,企业可以保留原始管理层,少去很多麻烦。

在王碧珺看来,

20世纪80年代,很多日本企业进军美国也频频遇挫。一些公司与当地合作伙伴存在矛盾,另一些企业尝试销售的产品并不符合美国消费需求。坦纳直言,“40年前,本田公司在俄亥俄投资也面临相同的问题。40年过去了,本田在俄亥俄雇了1.3万人,与各利益相关方都保持了紧密的关系,但到现在也没有工会组织介入本田”。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