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九鼎投资黄晓捷:伟业需建立在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上

题图:九鼎投资创始合伙人 黄晓捷先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36氪经授权发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九鼎的创始人出身自监管层,业内对这家机构的投资风格褒贬不一,但这并不妨碍它创造了一个行业神话。九鼎集团成立九年多,旗下投资公司九鼎投资就累计完成了近300家企业的投资,截至2016年6月30日,九鼎投资所投项目中已上市及新三板挂牌项目合计97家。如今九鼎投资已从九鼎集团分拆出来并已登陆A股市场,而九鼎集团也早已挂牌新三板,市值超过千亿。

今天,捕Sir做了一期九鼎创始人之一黄晓捷先生的内容。文中他介绍了自己所尊崇的投资哲学,并真诚地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投资心得以及内心的真实感受。

投资需要信仰

在九鼎投资的一次内部活动中,他们要求我写自己的墓志铭。如果真的希望提前几十年写好的话,我希望是这样的文字:

他是一个度过了平凡一生的平凡人。他少年求学,中年经商,晚年从教。他参与了一些有意义的事并在其中积极努力。他有很多缺点,犯过很多错误,但大多数时间保持了正直、诚信、勤奋和善良。他最终微笑着离开人世。

你可以有万丈雄心,成就一番伟业,也可以平淡无为,只是要做一个真实有趣的人,不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觉得自己面目全非。

我们人类的无奈在于,所有人都无法选择所处的时代,大多数人无法选择所处的国家。所以对大多数的个体命运而言,必然要与时代洪流紧密相连,要么被挟裹前行,要么激烈对抗。

我自认为是一个小商人,对抗不了时代洪流,也引领不了时代洪流。我所做的,无非是尽所能思考趋势,权衡利弊,并作出选择,而这些选择决定了我和我所在的机构的命运。所以毫无疑问,我的命运改变于、决定于、汇聚于时代洪流。所幸,我们处于一个伟大的时代。

2010年时,经常有人问我,明年市场会怎样,或者宏观经济会怎样。我告诉他我也不知道。于是他就会继续问,既然你都不知道明年会怎样,那你为何今年还要投资?我就会告诉他,虽然我不知道明年会怎样,但我知道二十年后中国的经济会比现在好很多,中国的资本市场也会比现在发展得更好。这是我对整个国家的前途和未来坚定的信仰

投资这个事,说到底是需要信仰的。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不可能成就为伟大的投资家。因为没有信仰,你就坚持不了;坚持不了,你就会动摇;动摇,你就一定会错过时代最大的机会。

但是信仰不能是盲目的,要建立在确凿的数据和完善的事实、严格的逻辑和推理的基础上。投资这件事上,最后获得巨大成功的,绝对是高度智慧、逻辑严密、勤奋刻苦、客观理性、而且内心有信仰的人。他一定要弄明白某个事情,然后信任某个事情,最后还能够坚持住。

从投资对人性的要求看,一个错误的坚持,可能比当一个正确的「墙头草」要强得多。因为前者有信仰,这是人性中最大的价值;后者即使一时得势,也终将没落。彼得·林奇(Peter Lynch)说,当你投资股票时,你必须对人性,乃至对国家和未来的繁荣要有基本的信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事情让我的信念动摇。

我们在中国投资,正是因为我们对国家的前途和未来有坚定的信仰,所以可以在纷繁复杂的格局中,对我们认定的事情一以贯之。

顺势而为

过去20年,中国社会发生的最大剧变在于,从盲目的集体主义,转变为理性的个体主义。虽然变化还很微小,还会有反复,但这依旧是中国社会发展最大的推动力。

至于中国经济的放缓,还涉及不到好或者不好的判断,这是经济发展客观规律作用的必然结果,就像一个人从少年变成了青年,就不再迅速增长身高一样,你说一个人从少年变成青年,是好还是不好

有些老话不断重复,但其中的智慧是始终适用的。这些年,我一直念念在道的有三个词:

第一词:势。《孙子兵法》讲「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就是说,趋势像山上向下滚的石头,这个就叫「势」。因为一旦石头从山上往下滚,只需要花很小的力气就可以取得很大的作用,挡也挡不住。如果你把「势」看错就容易犯大错。

第二词:理。什么是「理」?就是一些客观的规律。书里面讲在古代最早出现「理」这个词是在雕琢玉的时候,顺着玉石的纹路去剖析它,所以它是一个名词,也是一个动词。它告诉我们要遵循一些客观的规律。投资也有一些客观的规律,不能去违背,否则就容易败。

第三词:挣钱三阶段。史学大家司马迁提出挣钱有三个阶段,第一,无财作力:出卖劳动力是赚不到钱的。第二,少有斗智:就是想想办法,动动脑筋赚点小钱。第三,既饶争时:想要赚大钱需要抓住历史机遇,能看清楚历史趋势,就可以赚大钱了

我们认为国家的未来是能够比现在更好的,所以我们选择在中国坚持不断地去做投资。巴菲特曾经开玩笑地说:「在未来20年,我认为没有什么是比同中国打赌更愚蠢的事情了。」几十年前,他也曾说:「我认为没有什么是比同美国打赌更愚蠢的事情了。」事实证明从1776年开始,这种打赌就没有赢过。

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是能够做大生意的,这些年我们看到有些大生意已经摆在我们面前,就是之前提到的「势」。第一个大的趋势就是城市化;第二个大的趋势就是证券化;第三个大的趋势是利率的市场化;第四个趋势是资产的全球化;第五个趋势就是产业的集中。过去这几年我们抓住了当中的一些趋势。

在大概2010年左右,有很多人认为我们这家公司发展太快、也太大,我个人觉得,这得看是和谁相比。

1890年,卡耐基是当时美国最大的钢铁公司创始人,当时摩根找到卡耐基时,就和他说了一句话:「你的公司都不错,就有一点,规模太小了。」卡耐基说:「我已经是美国的NO.1了。」摩根说:「依然还小,你有没有想过让它占到国家产业的一半?」卡耐基当时就被征服了,后来把公司卖给了摩根,成立了美国钢铁公司。在合并的巅峰期,其钢铁产量占了美国的60%,全球的30%。从规模上讲,我们要比人家小太多了。

还有人说你们发展太快,这样不稳健。1977年1月有家公司成立,4月推出新产品,1980年上市,1982年进了世界五百强。从创业到进入世界五百强用了5年的时间,这就是苹果公司。与之相比,我们的速度慢了很多。

在几年前,我们提出了一些看法,当时大家都觉得不切实际,其实不切实际的问题要看是谁在做这件事。万历11年(公元1583年)的时候,清朝的建国者努尔哈赤24岁,他的父亲被仇人所杀,只留给他13副刀枪,他和他13位小兄弟开始起兵,打了30多年,建立了后金。

1618年,努尔哈赤在举行祭天仪式时,对部落的人进行演讲,宣布对明朝开战。当时他部落的人是60万,而明朝的人口是1亿。就是这样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才有了后来的清朝。要说不切实际的话,那努尔哈赤当时是不是更不切实际?

我们不要盲目地思考未来,而是要把握正确的历史格局,创业者也应当如此,用力去思考并洞察历史的走向。

*图片来源:壹伴

对于投资的理解

2007年,我们创业的时候借了200万,这是管理公司的注册资本和运营费用,那时候我们运营费用很低,在地下室搞,花不了多少钱。更难的是如何取得LP的信任,因为中国人最不信任别人,要他把钱放到你的口袋里来,听你的安排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要解决这个信任问题,我觉得有几个很重要的要点:

1)、你是绝对真诚的。真诚是能打动人的,和你交往的人能感受到你的真诚,这是任何合作的起点。

2)、其次你要有很强的专业能力,要在投资这个事情上远远超过你的LP的理解和能力,这样对方才可能交给你而不是交给自己

3)、运用一些沟通技巧

2007年我们刚准备募集基金的时候,曾经去绍兴募钱,呆了两天,费尽口舌,没有募到一分钱,准备灰溜溜地回上海。然后我一个朋友觉得我们太可怜,就找一个车送我们去,车程有三个小时,我和创业伙伴吴刚就在后面商量我们怎么把投资这个事情做好。

当我们到上海的时候,那个驾驶员突然回过头来说,你们这个事儿感觉挺好的,要不我就给你们投个几千万吧。我们当场就惊呆了,我们以为对方是一个驾驶员,没想到是一个大老板,所以他就成为了我们最早期的LP,这些年加起来给我们投资了好多亿,现在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首先,人生真的是很戏剧性的,要有运气才行;其次,你要在任何时候都认真,如果我和吴刚在车上闲聊,就没法打动对方了;最后,你要有真正的本事,对方给我们第一次投资我们可以靠运气和忽悠,能持续投资就是靠你的真本领了。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短期看广告,长期看疗效。

当初,为什么我们之所以选择创业做投资,是因为我们希望未来可以换更多的东西,你可以理解为,今天我们如果有100个馒头,每个馒头通过投资变成10个馒头,当别人手里只有500个馒头的时候,我们却相当于拥有1000个馒头,那我们就成功了。如果你接受这个定义,那我们就要明白投资有两个最基础的要素。

第一,你要占有一个稀缺的东西。这个东西不能够是无限量的随意增加的。比如说人民币那肯定就不是一个好的投资品种,因为量增加太快,显然不是稀缺的。

第二,要选择一个生生不息的品种。或者可以理解为你要选会下蛋的鸡,一个不会下蛋的鸡,虽然可能也是稀缺的,但是投资价值没有那么大。基于这个定义,我将投资划分为三个层次:

投资的第一个层次,如果你只想简单理财,那么你其实可以考虑买黄金,黄金从来不是一个好的投资品种,但是从来也不是一个最烂的投资品种。西格尔(Siegel)曾经做过一个统计,在过去200年人类历史中,黄金涨了80%,扣除通胀,意味着你100个馒头,过了200年就有了200个馒头。这肯定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但是它最起码让你的财富保值了。

因为一个政府再厉害,他也不可能凭空制造出黄金来,这要靠采矿。尽管地球上的黄金并没有使用价值,但由于人类对金本位虚幻的认识,错误地认为黄金是有交换价值的。这种错误可能还要延续几百年,这种体系下,黄金在比较长时间内,是有基本价值的。

投资的第二个层次,比黄金更稀缺的是投资城市土地。我研究过去500年全世界的城市土地,土地一直在不断增值,这是因为人类就是一个群居动物,从分散的地方走到集体去,城镇化和城市化是抗拒不了的,所以城市里最稀缺的一定就是土地。

投资的第三个层次,投资人才,在这个世界上人永远是最稀缺的,以人为本。人也是生生不息的,尤其是优秀人才,在全世界做任何投资,我觉得都比不了投资人才来得有价值。在投资人的问题上,我自己的看法是排序,首先是投自己,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比你自己更值得信任,如果这个世界只能信任一个人,那就是你自己,你永远要把绝大多数时间和精力用在提升你自己上面

包括我自己对投资的一个基础理解是,其实无论你是创业或投资中赚的钱,本质上都来源于两方面。一个方面是来源于自身能力的提高;一个方面是来源于你对人生的控制,如果你自己的内心在不断地提高,你对人性也有好的控制,那你随时是可以变现的

除了投自己、投人才,还有就是投子女。我觉得没有一个投资比你好好培养一个孩子更有意义。如果你还有精力,还有钱,就可以投投家人和朋友,让家人过得好,让自己朋友过得好,帮他们赚钱,这也很重要。

过去几年,我们无非就是把自己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的理解,对产业的理解,通过投资这个方式去变现。我现在有时候也很恐慌,过去几年思想没有变化,当思想没有变化的时候,意味着你很难拿东西去变现。

市面上有人评论我们做投资是流水线式作业的方式,结合我自己经常思考的这样一个问题来回应这个评论——投资到底是技术还是艺术?我会这样去理解,如果市场处于技术阶段需要做的就是大规模,但当市场处于艺术阶段就需要做精,因为在艺术阶段,大规模的方式就会被淘汰,我们看得非常清楚,也不会傻到还坚持大规模系统化

金钱观

九鼎在新三板上市之后,媒体报道上经常会出现九鼎合伙人身价的报道。其实,我觉得钱在早期对于个人能解决两个问题:

第一,当你有钱的时候你生活比较自由,你不用总是去考虑生活中花钱的问题,比如你买东西的时候不用去看价签,不用去货比三家,会省下很多时间。

第二,钱能给你带来一定的安全感,尤其是对你的家庭而言,如果你现在有1亿美元,你会觉得你的家庭比较安全。当然,生活上的我们其实不需要太多钱,有一些就足够了,在生活中花钱过多反而会成为你的负担。

但事业上的钱当然是越多越好,似乎永远都是不够用的。当我们刚开始投资的时候,我经常想要是我们有1个亿,就什么项目都可以投了;等我们2007年9月募集到第一个1.76亿的基金,我又发现1亿规模太小,想能募集到10亿规模的基金就差不多了;到了2010年我们募集的单一基金规模也超过了10个亿,我发现钱还是不够,因为机会越来越多,我们能管理的规模和能力也在持续扩大,所以实际上在很多时候我们都需要更多的钱。

早些年,我自己没有钱的时候,创业和努力工作更多是为了满足个人的欲望,生活的欲望;现在,在个人的欲望之外,追求更多的是成就感,甚至有希望能让社会更加美好这样的理想主义在其中。

我觉得人生的幸福感,很大程度上,就是不断超过自己对自己的预期,超过自己的瓶颈而带来的。如果你这样来看,其实欲望是推动社会进步最重要的力量之一,在世界上,99%的事情是欲望推动的,可能不到1%是理想,我们必须得承认这个社会现实。

坦白说,我个人很少有成功的喜悦,过去自己思考最多的是:失败什么时候会到来,该如何面对它?我一直认为中国这个阶段的企业家特别容易面临一种悲剧:面对的机遇会大于你和你所在的组织体系的能力,而你又想要抓住,就可能会面对剧烈的失败。通常,人们都会在短期高估自己的能力,在长期低估自己的能力。就拿我们自己举例,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发现,我们最后都远远超过了当初自己设定的目标。

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自己身体上有些疲惫是常态。这些年能挺过来,和我们有长远目标、有超越利益的追求是相关的。路遥曾说过一句话:「人生要有所成就,须以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有时,感到疲惫我们就拿出这句话来激励自己。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