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dirty fashion:被时尚品牌光环所遮蔽的污染真相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王牌专栏,20年专注港股,金融名家齐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号。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 文|施琳慧,香港财华社财经编辑。

昨日,西班牙时尚集团Inditex发布第一季度财务报告,其销售额同比大涨14%,利润同比涨幅更是达到18%,在Inditex旗下的多个品牌中,Zara业绩亮眼,为集团贡献了超过30%的收入。

而作为Zara在快时尚圈的老牌竞争对手H&M,其在17年第一季度销售额增幅仅为4%,净利润连Zara的一半都不到。

缩短的生产周期&扩张的门店

Zara可以甩开H&M两条街,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根据FungGroup在2017年5月发布的报告《fastfashion speeding toward ultrafast fashion》显示,H&M一年发布近16个系列的时装新品,但ZARA发布的时装系列多达20个。

作为快时尚界的开路先锋,H&M、ZARA早已告别传统服饰品牌一年举行两次新品发布会的频率,然而还有人比ZARA更快。

Asos甚至可以一天在网站上发布4500个新品,而Boohoo的网页上目前有着数量高达29000的新品。Boohoo.com、Asos、Missguided等新兴时尚品牌专注于网络上销售自有品牌的产品。凭借互联网大数据的支撑,这类企业可以快速了解用户需求,从设计到实现零售生产,只需要一到两个星期,而ZARA需要五个星期,H&M则需要更长的六到九个月。

面对强势而又多产的竞争对手,16年一年H&M新开了427家门店以及11家网店,仅17年第一季度, ZARA就在全球增设93家门店涉及30个国家。增开门店策略似乎略有成效,16年H&M的销售额实现了7%的增幅,同时ZARA步伐稳健,年销售额同期增长了10%。但是两家依旧落后于Asos与Boohoo分别高达30%、40%的增长率。在17年的第一季度,ZARA依旧可以顶住压力守住阵地,而H&M却有些招架不住。

时尚品牌承压,于是火速扩张门店,压力进一步转移到了下游供应链,那么谁来为H&M、ZARA们来提供庞大数量的货物?

Fast fashion &dirty fashion (越来越脏的快时尚)

在中国、印度、印尼的大量廉价劳动力,相对宽松的环境政策,成为了H&M、ZARA们加快批量生产,提升营收的关键依靠。

6月13日,ChangingMarkets Foundation发布了一篇主标题为dirty fashion且长达67页的报告,详细分析了10个目前在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生产viscose工厂的严重污染情况。而这三个国家总共在Viscose的全球生产量中占到83%的极高比重,其中中国排名第一,这次CMF所调查的10家企业中,有7家就在中国。

而从这些工厂购买viscose的企业中包含了瑞典H&M,西班牙Inditex(zara),美国MS等知名国际服装品牌。

Viscose就是俗话说的人造丝,是以树木为原材料进行人工处理后得到的服装面料,在Viscose的生产过程中,极易产生二氧化硫和硫化氢等废气,对此处理稍有不慎十分容易造成环境污染。而CMF对10个工厂的周围环境进行调研考察,这类工厂周围的水污染、空气污染情况十分严重,工人亦长时间被暴露在有毒的环境下工作。

但前景并非一片黑暗,快时尚企业也并非一味黑心赚钱,加开信息透明度是解决此问题的第一步,H&M在13年已近走出了这个第一步,公开了其785个供应商的名单。今年4月H&M发布最新的可持续报告,宣布于2020年全面使用有机棉花,2030年全面使用有机纤维。ZARA也越来越趋向于使用lyocell(绿色纤维)而不是Viscose。

但是仅仅做到这一点是不够的,对供应链下游生产商的直接约束是最难却也是最有力的策略,同时这也需要当地政府的强力监管。

水污染、空气污染、癌症频发、劳动过度……土地和人力还能承受多久这样的生产模式?但愿信誓旦旦的H&M、ZARA不是在开空头支票。

■ 编辑|徐冰莹,财华社财经编辑。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