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构建现代税收制度 促进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

  

财政德评

段炳德

税收改革有助于重塑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关系

发达经济国家大多经历了从以间接税为主向以直接税为主的税制结构,尤其是以个人所得税为主的税制结构变迁。间接税的税收效率,无论是征收效率还是经济效率,并不比直接税低,甚至更高。解释这种税制变迁从制度建构的视角更能找到明确的答案,那就是: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个人与政府、国家与公民的关系通过直接税征收和缴纳提升到了新的阶段,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更加直接,公民通过直接缴纳税收承担了对国家的责任,也增强了对政府的监督激励。直接税涉及直接的利益调整,深刻重塑了个人与政府之间的关系。

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直接税是我国较早实现立法的税种,即在《构建现代税收制度 促进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上)》提到的,1980年—1981年立法的企业和个人所得税三个税种。这在当时有其特定的历史原因,是我国改革开放之初为了方便与国外企业与人才对接而较早推出的税收立法。1986年开始对本国公民的个人收入统一征收个人收人调节税。1994年,我国颁布实施了新的《个人所得税法》,初步建立起内外统一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其后数次提高起征点:2006年—2011年三次提高个税起征点;2006年个税起征点由之前的800元/月提高到1600元/月;2008年3月1日起,个税起征点从1600元/月提高到2000元/月;2011年9月1日起,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调高到3500元/月,并且将工资薪金所得的九级超额累进税率简并为七级。其中,2006年实施年所得12万元以上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的办法。2016年,我国个人所得税收入首次超过万亿元水平,达到10089亿元,占总税收收入的7.7%,从2013年以来个人所得税收入增速每年都在12%以上。从现状来看,个人所得税收入在总税收中的比重过低,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个人所得税改革从数次提高起征点到简并税率层级,最终目标是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收制度。

农业税一度在中国税收体系中占有特殊地位。2016年,国内农林牧副渔业(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仅仅为8.6%,但是全国还有5.9亿常住人口生活在农村,第一产业就业人口超过2亿人。从大历史视角看,农业税在中国税收史中有着漫长的存在。2006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通过决议,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彻底取消农业税。至此,在中国已经存在2600年的皇粮国税画上了句号。有学者认为,“免征农业税是对以农业财政支撑国家体系的传统时代的终结,也是建立以工商业为支撑的公共财政新时代的开始”(徐勇,《现代国家建构与农业财政的终结》)。

如果说在直接税里面,所得税是流量收入的一种再分配,财产税则是对存量财富在居民之间、个人和政府之间的一种再分配。财产税改革将是下一步中国税制改革的一个重点,也是建设现代税收制度必须要过的一个槛。

税收改革有助于重构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

随着经济飞速发展,我国资源环境约束问题越来越突出,环境治理已经成为国家治理的重要内容。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建设 “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生态文明上升到主要国家战略之一,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两型社会”成为全社会共识。税收在环境治理中将发挥基础性作用,而与其直接相关的是两个税种——资源税和环境保护税。

我国于1984年开始对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征收资源税,其后铁矿石等部分金属矿产品和其他非金属矿产品逐步被纳入征税范围。1994年1月1日,开始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源税暂行条例》。2010年,我国决定率先在新疆进行石油、天然气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试点,税率为5%,同年12月1日起,又将这一改革推广到西部地区的12个省区市。2011年11月1日,将西部地区进行的试点改革推广至全国。2014年12月1日,我国将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2016年5月10日,我国宣布自7月1日起,全面推进资源税改革。水资源税改革已经在河北省开展试点,其他自然资源也逐步纳入资源税的征收范畴,对矿产资源实施从价计征改革。其他改革措施包括清理收费基金、确定税率水平,以及调整优惠政策和收入分配体制等。

2016年环境保护税改革取得新进展,12月2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虽然现有的环境税草案只是原有排污费的一种平移,但是从环境立法的角度上,环境税的意义就从环境与发展的经济关系上升到法制关系。排污收费改为环境税,可通过税收的权威性来强化对排污行为的约束,促进国家环境治理能力提升。排污费的征收与我国改革开放后工业化的发展进程紧密相关,1990年开始逐步在全国开征排污费,此后对排污费征收制度进行了不断的探索和完善。2003年国务院公布实施的《排污费征收使用管理条例》,加快了环保法制化进程。2003年—2015年,全国累计征收排污费2115.99亿元。原有的排污费以及根据税负平移原则实施的环保税的征收标准和征收率都偏低,而且范围过窄,难以有效应对当前日益严峻的环境保护形势。

直面挑战,促进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作为现代财政制度的重要内容,税制改革稳步推进,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就。2016年“营改增”全面试点推开,实现覆盖三大行业、链条抵扣不断完善,特别是在公认的难点领域金融业推广实施,使我国的增值税改革处于世界领先地位。2016年“营改增”减税超过5000亿元,有力地支持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前文所述,资源税和环保税改革不断推进。与此同时,我国积极参与国际税收改革,国际税收协调和税收合作不断取得新的进展。2017年6月7日,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代表中国政府签署 《实施税收协定相关措施以防止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的多边公约》,这是BEPS公约首次联合签字仪式。2015年以来,金税三期在各省区市陆续正式上线,系统管理过亿纳税人。这也预示着税收进入大数据管理时代,税收征管现代化进程加快。

毋庸讳言,现代税收制度建设也面临诸多挑战。税收立法进程缓慢,目前只完成三个税种实现立法,参与税收立法人力资源储备不足,人才匮乏、任重道远。房产税立法滞后于预期。其次是企业税费负担重成为社会热点。实际上,近年来中央政府大力实施结构性减税政策,减税力度很大,仅“营改增”减税超过5000亿元,但是普遍感受不明显,因为增值税的抵扣链条决定了“营改增”的减税是一种普惠式的减税,全国共有企业数千万家,每个企业的户均减税数额不大,因而感受不明显。另外,“营改增”之后,新出现“一税独大”的问题,增值税占60%以上,税制结构中间接税占比过高,间接税里面的增值税占比高,财政收入对单一税种的依赖性增强。

虽非坦途,但建设现代税收制度之路是光明的。下一步的改革应致力于平衡效率与公平,建立广覆盖的税基,利用现代化的征管手段,在大数据和云计算的环境下加强税收征管。大力落实税收法定原则,不断加强税收立法人才储备,凝聚社会共识,扎实有序地推进税收立法工作。现代税收体制将在保障财力、满足民生诉求、政府运转、实现社会公平、构建社会安全网、提供社会保障能力等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与此同时,税收还是重要的政策工具。在应对经济周期波动与促增长方面,发挥税收的自动稳定器作用,实现经济的逆周期调节。

(作者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

责任编辑: